我的老领导

生活中发现的幽默,怀旧,抒情,原创。
打印 (被阅读 次)

       大学毕业刚上班时,自己长得老诚,又穿着灰不溜秋辉夹克,刚见到的同事会问,你是从哪个单位为调过来的? 我赶紧解释我是刚毕业来的。后来别人都说我年轻了,因为我几十年都没什么大的变化。

       见到了我的室主任,那个和我以后一起工作三年的直接领导。人五十多岁,穿着四个兜的洗得发白的蓝外套,特像葛优演的编辑部故事里的刘书友。高度近视眼镜不像瓶子底儿那么厚,但侧面看也是一圈儿一圈儿的。有时工作忙起来还戴个套袖。我们用钢笔写稿,上交到他那里,他永远是用铅笔改稿,写写擦擦,每天总是弄得一桌子橡皮屑。整个儿一个生活简朴,工作认真的模范。是的,那个年代到处都是这样的人,老领导确实也是单位的先进工作者。

       老领导有个小嗜好,每天下班回家总要从单位锅炉房打一壶开水带回家。微笑着和我们打着招呼离开,家属区离我们单位就走10分钟的路。办公室的人都知道他的“嗜好”,都会尽力讨好他。记得有一次,过十一节分鱼,去小汤山农场拉鱼。小汤山就是后来建非典医院的地方。我是年轻人,当然得出力,回来除了每人得一份,我还分到了一份小鱼作为劳务。刚要喜滋滋得往家拿,旁边的同事跟我说,主任家养猫。那时我的脑子不好使,生生楞了有十秒钟。对我来讲这是世界上最难最长的运算,我终于算清楚了。走到主任桌前,主任:“这袋小鱼,您拿回家喂猫吧,小鱼刺太多。”主任笑纳了。    

        主任负责记考勤时,有懒散的同事经常上班溜号而且不做任何准备工作。我和我的同事,都是把资料摊在桌上,钢笔帽拔下来,倒一杯热茶,冒着腾腾的热气才溜号的。主任瞄上这个人后,经常认真检查这个人的行踪。

        一次在评先进工作者时,大家一起开会,其实就是走个形式,主任是铁定的了。但天有不测风云,那个溜号的同事举手表示反对。大家都问为什么?那个溜号的同事扭捏半天才说,我有便秘,经常在厕所呆很长时间,主任经常去厕所探望我,看我是否在岗。他花了很多时间在这上面,肯定影响他的工作,这个先进工作者他不胜任。啊!有点歪理,但不无道理。

        前几年老主任已驾鹤西去,写这段文字也算怀念一下。主任的故事还很多,我先留个尾巴,有机会慢慢道来。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