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意间,我们忘掉了中医

一位爱好艺术、文学、摄影和旅游的海外游子
打印 (被阅读 次)

最近,很少跟风大陆电视剧的我突然发现有一部电视剧值得一看,那就是《老中医》。余以为这部电视剧最大的看点不在于剧中所描述的主人公翁泉海医术多么高超,医德多么高尚能够医治一些疑难杂症,而在于它提醒人们不要小看了中医这门传统医学,它的确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中医在中国传播和发展了几千年,并曾经长久地主导了整个民族的医疗医药行为,为上至官僚富贵,下至平民百姓带来了健康与长寿的希望。

小时候我长住奶奶家,偶尔发生头疼脑热感冒发烧之类的小毛病时,奶奶总是给我煮一碗“姜糖水”。她把生姜洗净切成碎末,从邻居家摘来几片竹叶,切一两块葱根,取一个白菜疙瘩,放几粒绿豆,再加上一大勺红糖,一大碗水,在砂锅中用慢火炖半个来小时,就熬成了一碗热腾腾的“姜糖水”,然后让我趁热喝下去。别看这一碗又甜又辣的水,作用绝不亚于我们现在使用的退烧药,很快就在我的体内发生作用,一场大汗涔涔之后,神清气爽,症状全消,第二天就可以上学去了。

还有,小时候的我十分顽皮,摔伤扭伤胳膊腿脚时有发生。一旦自己的脚或胳膊那里被扭伤了,奶奶就去邻居家采一些俗称“顺筋枝子”的枝叶来,连杆带叶地煮一大盆水给我烫洗,几次之后肿痛就消失痊愈了,疗效堪称神奇。

此类“姜汤水”和“顺筋枝”就是中国民间最简单的“中药”,普通百姓家里都广泛传承和使用着这样的一些“偏方”或“秘方”之类的东西。这些材料极其普通便宜,来源广泛,制作简单,几乎没有什么副作用,深受大众的喜爱和推崇,因而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流传甚广,久经不息。

儿时我们家附近有一家中医院,位于闹市,总是熙熙攘攘的,门庭若市。文革以前,在西医医疗技术尚不发达的中国,中医依然深受大众的崇拜,在大陆国民医疗体系中占据着不可获缺的重要地位。

可是,曾几何时,中医好像渐渐淡出了我们这一代人的生活。人们嫌它疗效缓慢,烦它煮药麻烦,还有服药的不爽,携带和保存的不便等等。尤其是随着近些年来西医的普及和技术设备的迅猛发展,中医甚至有被排挤出医疗保险体系的可能了。前不久还听报道说,著名中医中药的旗帜“同仁堂”,还被国家质量监督部门摘掉了某某“优质产品”的牌子呢。丢人哪!惨不忍睹啊!中医发展到了这一步,究竟是什么原因?

中医中药的确有过辉煌的历史,可那只代表过去。近代以来,中医严重地落伍了,远远落后于时代的发展和要求。当那些中医的老学究们还在扳着手指诵念着某某古籍,某某名人的某段经典论述时,西医已经发展出了B超,CT机等等精确高效的诊断仪器,以及微创手术等先进的治疗方法,还有层出不穷的高效药品。反观我们的中医呢,还在使用传统的大包小包的熬药方法,还在让患者喝那难以下咽的苦药汤,服用那怪味的大药丸子,更有缓慢和令人失望的疗效,中医啊,让人们爱你真不容易呢!

除了在屠呦呦的带领下,他们的团队发现并提取出了用以治疗疟疾的青蒿素而获得诺贝尔奖之外,中医还有什么值得世界公认的医学成就呢?好像没有吧(恕我孤陋寡闻)。改革开放后,我国也大力提倡所谓的中成药走向世界。可是据相关资料,我们这样一个大国的中成药出口价值,还远远不及我们小小的邻国-南韩和小日本。可是,大众医疗最需要的治疗肝病,心血管病,糖尿病,抗癌症等等的药物,却要常年花费巨资大量从国外进口。唉,我们的中药啊,很不争气呢!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目前中医中药正受到世界上各个国家的排斥和堵截。不仅是中医学的许多理论让他们难以接受和理解,中医的许多陋习也让许多人望而却步,尤其是那大包大锅鱼龙混杂的煎熬方法,更兼那大碗大腕的黑药汤,谁来证明那汤里没有重金属等有害元素?那里面都是治病所需的成分吗?还有,出于反恐和反毒品的要求,任何携带大粒中药丸的旅客恐怕都难以通过各国进出入海关的安全检查,怎样才能证明那不是用“啥啥”制成的呢?

中医中药曾经是让我们国人引以为豪的国宝国粹,可是,当国宝变成了包袱也就离被历史抛弃不远了。作为炎黄子孙,何尝不希望祖国的中医发扬光大?何尝不希望看到中医技术传遍全天下?可是,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全体国人的努力,尤其是那些从事中医中药事业的人们,决定国家医疗方向的人们,要下大决心,费大气力,以契而不舍的精神,像屠呦呦那样,一步一个脚印地做好该做的事。否则的话,继续像过去和现在的样子,不去创造新的医疗方法和手段,不去改变传统的中药药剂的制作和使用方法,与时俱进,而是固步自封,抱残守缺,死抱着传统不放,躺在老祖宗的产业上美哉美哉地混日子,偶尔为治愈了一两个疑难杂症而沾沾自喜,即使那些中医院校,中医院,中医科学院的大楼盖的多么高大上,中医师的收入跟世界接上了轨,还是摆脱不了要被历史大潮所淹没的命运。也许,老祖先传下来的这一瑰宝,从此褪掉光彩,再也传不下去了也说不定呢。

我想,看了《老中医》这部电视剧,许多人会跟我有一样的感想。

 

2019年3月4日

流浪北美的蚂蚁 发表评论于
回 'beaglegirl' : 你提到了一个中医假冒伪劣的问题,这在海外显得尤其突出。为什么中医在海内外受到那么多的质疑和抵制,这与一些滥竽充数的冒牌中医从业人员有极大关系。他们往往打着祖传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败坏了传统医学的名声,让那些本来就质疑中医效果的人更加望而却步。
红米2015 发表评论于
青蒿素的发现证明传统医药确实是个宝库,但其研究过程也揭示了很多中医药的弊病,首先青蒿到底是哪种植物都说不清,有效成分含量受很多因素制约,往往效力不够或不稳定,还有毒副作用和耐药性。所以中医药故步自封也是不行的。
医者意也 发表评论于
中医诊病其实清清楚楚,阴阳虚实表里寒热,只不过被西化了的国人看不懂而已。中医也不是一副药打天下,而是无穷的药方组合。西医则是三板斧:激素(大力丸) 抗生素 手术。三板斧打天下。
狐鹄 发表评论于
中医以前不靠谱,有了西医后就显得更不靠谱了,中医诊病不清不楚,一副药打遍天下无敌手,基本上一副中药就是一个大力丸,各种的效用都包揽了,啥都治也就是啥都不治。那些生病就看西医但满嘴中医博大精深的人都良心坏掉了
beaglegirl 发表评论于
中医这个题目就像政治话题,大家立刻能大打出手,信则坚信,疑则质疑。
我同意楼主这种温和的观点。中医里面肯定有可取之处,尤其对慢性的,功能性的(VS器质性),早起的病变,但现代人不会用。中医的假冒伪劣更加打击了大家的信心。西医对急性病确实有优势,雷厉风行,但是长期服用药物不仅作用有限,还带来不少副作用。
但是中医的研究太少,也不好做,所以让只相信科学证据的人望而却步。如果能做到真正的中西结合就好了。
流浪北美的蚂蚁 发表评论于
“红米2015”的观点正确!下面是一份资料上讲的:

有人曾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来形容青蒿素与中医的关联:"一大群科学家,走进一间老祖宗留下的房子,翻箱倒柜试图寻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最后在屋后的垃圾堆里发现了宝贝,后来还有证据表明,这个宝贝不是屋主的,是一个房客偶然留下的,并被屋主丢弃了的。"在寻找青蒿素的过程中,与其说中医参与了,不如说中医实际上只是一个研究对象而已。

谢谢大家的短评与光顾!
红米2015 发表评论于
》中医治不了疟疾,没什么争议

中医是传统医学的一部分。早期治疗疟疾的特效药金鸡纳霜,就是美洲印第安人最早发现的。屠呦呦等发现青蒿素究竟与葛洪的肘后备方有没有关系另说,但肘后备方中确实记载了青蒿可以治疗疟疾,尽管未必能治愈,有一定疗效还是很有可能的。肘后备方中还记载了一些其它药物,比如常山,523项目也证明其确实能杀死疟原虫,只是毒副作用太大。
医者意也 发表评论于
以前西医治病也很奇葩,不论什么病,都会给病人吃白菜,白菜就是罗马人心中的灵丹妙药。女人避孕用的办法是在身上涂抹月经血。或者在身上批一张雄鹿皮。或者从大蜘蛛的脑袋藜找到一只小虫子放在自己肚皮上。各种各样,让你们大开眼界。
漂亮姑娘 发表评论于
西医也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中医西医应该互相结合,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才能发挥各自的功效。那些带有主观情绪和偏见的态度来治病才是最害人的!!!
流浪北美的蚂蚁 发表评论于
回 'dqdeer' : 中西结合好。西医检查手段精确,手术方法先进;中医在跌打损伤,骨科,针灸按摩方面也有其优势。西医对骨折除了手术就是打石膏固定,让伤口自己恢复,基本没有辅助理疗之说。
dqdeer 发表评论于
现在的药好多都分不出是中药还是西药了。

多年以前,中医是靠开药方收钱,开一个处方+1元或者2元人民币,现在当然看不见了。

中国医院还是中西结合,配合用药的。

西医需要仪器检查出"病毒"了,才能治病。

如果检查不出,就需要等病情发作,小病变大病。
gladys 发表评论于
应该是这些民间方法慢慢地被更先进有效的治疗方式给替代了。
以前的中医疗法应该是很落后的。比如说妇人生孩子就是鬼门关,婴儿存活率低,妈妈的死亡率也高。
流浪北美的蚂蚁 发表评论于
回'SwissArmy' : 中医有精华,也有糟粕,比如电视剧《老中医》中演示的那样,用一对雌雄蝉做药引子的事,现在还有谁信吗?但是因此而全面否定中医,也是偏激的。 比如过去的西医曾经使用过”放血疗法“,我们也不能全面否定西医。
流浪北美的蚂蚁 发表评论于
回 '倔犟的丫丫' : 在古代,没有其他的选择,中医,也只有中医能给人们带来希望。或许,还有菩萨?
流浪北美的蚂蚁 发表评论于
回“朽木1976”: 谢谢你的提醒,柴胡是中药针剂,我也曾经用过。不过,这样的中药药剂太少了,大多数中草药是粗制滥造,鱼目混珠的,可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越来越不能让人放心服用,需要来一场彻底的改变才行。
医者意也 发表评论于
现代人寿命的提高关键在于营养改善,食物供应稳定,公共卫生提高,而不是医药。
流浪北美的蚂蚁 发表评论于
我们不迷信中医,但也不必妖魔化中医,任何事情都有其发展变化的过程,西医也是如此。中医在近代已经落伍了,但说其是“伪科学”或者是“巫医”也是言过其辞的。中医还没有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应当加强其药理的研究,去伪存真,向精细化发展,才有前途。
wensha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红米2015' 的评论 :
一些慢性皮肤病,到了改好时,就好了。
疟疾,在没被误诊的情况下,死亡率不是百分之百。“治好的”,可以吹牛几百年,到你这,还在吹。中医治不了疟疾,没什么争议。
wensha 发表评论于
SwissArmy 发表评论于 2019-03-05 11:21:03
..........

似乎西医的放血法从来都不是个问题一样。
**********************************
鸡同鸭讲。
很多人说的“西医”,指的是现代医学。现代医学诞生前的“西医”,和中医一样,属于巫术,包括放血法,拔火罐。
倔犟的丫丫 发表评论于

“中医在中国传播和发展了几千年,并曾经长久地主导了整个民族的医疗医药行为,为上至官僚富贵,下至平民百姓带来了健康与长寿的希望。”

中医存在了几千年,但是直到西医大规模的引入之前的1949年,中国人的平均寿命也不过三十几岁。发展了几千年仍然裹足不前,带来了健康与长寿的希望?真的好好想想!
FollowNature 发表评论于
环境不同, 营养不同 。。。。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2019-03-05 10:09:55
有个现象不知如何解释。小时在国内,总是有些莫明其妙的毛病,中草药确实有有点效。小孩在这边长大,没找过中医,也没怪毛病
SwissArmy 发表评论于
TakeMyTime 发表评论于 2019-03-05 08:55:07
楼主如果看过多被吹捧为中华中医瑰宝的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的话,就不会发这个帖子了,除非楼主是利益中人。举几个楼主称之为我们国人引以为豪的国宝国粹例子,皆来自《本草纲目》:1.人尿床:以热饭一盏,倾尿床处,拌与食之,勿令病者知;2.崩中下血:陈年蒸饼,烧存性,米饮服二钱;3.鼻血不止:血余,乱发烧灰吹之,立止,永不发。男用母发,女用父发。

怎么看起来好像你在把上千年前的人用经验和落后的知识总结出来的东西当作圣经一样来挑毛病?

似乎西医的放血法从来都不是个问题一样。

你看任何问题都是从来一成不变的么?觉得任何事物都不会随着时间技术手段和知识水平而发展的么?
红米2015 发表评论于
我们这代人,大概谁家都能举出几个偏方治病的例子。你可以说这是个例,不能证明什么。或者说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确实,但是病也确实好了。简单说说我家的两个例子。
一,我外婆,生孩子后下肢皮肤上长出很多小疙瘩,奇痒,医院别无他法,只能动手术割掉,很快又长。后用一偏方,以烧酒调硫磺服之,治愈。剩下不少硫磺被我拿来做火药了。
二,更离奇。我母亲年轻时曾得过疟疾,几个月里天天发作,被折磨得几乎没命了。最后是一个老乡教了个法子,完完全全就是巫术,却“药”到病除,再也没有犯过。我博客里写过这事,具体可见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9100/201612/1621264.html
朽木1976 发表评论于
柴胡,柴胡用来退烧的,也是中药吧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现在国内的中医院,统一用不锈钢气锅煎药了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有个现象不知如何解释。小时在国内,总是有些莫明其妙的毛病,中草药确实有有点效。小孩在这边长大,没找过中医,也没怪毛病
医者意也 发表评论于
那不如也看看西医以前怎么样认为放血可以治疗一切疾病,连开国元勋华盛顿都被活活放血害死的?最近的例子看看VIOOX,是如何在经过FDA批准的情况下造成50万美国人死亡的?
TakeMyTime 发表评论于
楼主如果看过多被吹捧为中华中医瑰宝的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的话,就不会发这个帖子了,除非楼主是利益中人。举几个楼主称之为我们国人引以为豪的国宝国粹例子,皆来自《本草纲目》:1.人尿床:以热饭一盏,倾尿床处,拌与食之,勿令病者知;2.崩中下血:陈年蒸饼,烧存性,米饮服二钱;3.鼻血不止:血余,乱发烧灰吹之,立止,永不发。男用母发,女用父发。
wensha 发表评论于
别再宣扬这些巫术害人了
FollowNature 发表评论于
好文。 中医的“现代化”问题的确是个大问题。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