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表弟与他从网上网回家的妻子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的妈妈有一位表妹, 即我的茵表姨, 茵表姨只有一个儿子, 即我的表弟, 他是一位喜欢读毕加索诗集的音乐人.

表弟有一幢房子, 一辆车, 心头好是 4K 投影仪. 房子里住着一位太太, 一只猫咪, 一只汪汪, 一只卖唱的 …… 鹦鹉, 东宫西宫和平共处. 

表弟赴奥地利留学 11 年, 中提琴表演硕士毕业后海归回中国定居, 与一位女孩网上结缘陷入热恋, 随后共同演绎一出, 让虚拟的光照进现实的戏, 欢天喜地牵手闯进了婚姻的城堡.  

弟妹绮冬是一位可爱的, 孝顺长辈的, 懂烹饪的长沙妹子, 为了爱情, 甘愿离开灿烂辉煌的湖南卫视, 调入藉藉无闻的广东卫视, 担任监制和导演. 

常听表弟说:  演奏会下周开, 每天不是在排练厅, 就是在路上, 事儿多吃得也多, 忙坏了还囤肉, 这是什么节奏? 回家来了困得只想卧床, 古德耐.

常听绮冬说:  赶时间, 又不能逼死制片, 晚餐一碗面搞定连猪油都懒得放. 我还不能睡, 内容营销, 品牌推广, 文案策划, 统筹执行, 镜头语言, 设计美学, 舞台表演, 样样都得操心, 每次交出设计稿给舞美师, 就觉得自己特有文化. 

我在油管上看 <我是歌手>, 对现场观众那种泪流满面的忘情投入, 印象犹深. 前年回穗探亲期间, 绮冬正为一档音乐闯关栏目忙得天昏地暗, 焦头烂额, 每天 10 多个小时连轴转, 水汪汪的大眼睛熬成了熊猫眼, 开完那些项目会议, 播前会议, 走位, 彩排…… 完毕, 微信我: 姐, 我接你来电视台, 明天我只需总体把关, 不用现场执导, 有时间陪你进演播厅看音乐节目录制.

于是, 我怀着卑鄙的偷窥之心, 溜进了广东电视台其中一个 600 平方米的演播大厅.

绮冬的一位助理, 安排我坐在面对舞台正中央的位置, 左邻右舍全是比我年轻的帅哥美女, 阶梯式的观众席上来了旗袍会还有什么会的女士们, 以及很多热情的大叔.

不难想象, 视觉超赞, 整台节目, 别人摇头晃脑从头唱到尾, 我也随大伙儿唱了 <喜欢你>, <心雨>, <追>, <月半小夜曲>, <独自去偷欢>…… 等等老歌, 时不时的, 我前后左右偷瞄一下人家如痴如醉的表情, 自己偷着乐.

表弟受聘于维也纳马勒爱乐乐团, 担任乐团中提琴首席, 近年除了随团去各地参加演出, 一直默默地玩室内乐重奏, 一架钢琴, 一把小提琴, 一把中提琴, 一把大提琴或单簧管, 几位充满活力, 舞台表演经验丰富的音乐家, 像打牌一样的围在一起, 互相能够看到对方, 听到对方.

室内乐 (Chamber Music) 的绝妙正是: 我有一帘幽梦, 不知与谁能共? 听众可以潜心感受演奏者彼此之间细腻调和, 天衣无缝的合作, 从而被音乐平衡内敛的美所感染.

古典时期的音乐家在演奏室内乐时, 旁边会有一群贵族夫人围着, 中间摆放甜甜的麦糖, 曲奇, 有人给拿吃的, 有人给拿喝的, 演奏过程中可以不时用眼角余光瞟一瞟漂亮的夫人. 问表弟向往吗? 他说他的眼睛只能顾及同台演出的伙伴.

如果说交响乐澎湃浑雄, 是见证历史变迁的音乐史诗, 那么室内乐则是敞开心扉, 娓娓道来的窃窃私语. 

我又开始海阔天空湖丝乱想了 ---- 全球的教育系统都有着类似的学科金字塔, 塔尖是数学, 向下是语言, 人文, 塔底是艺术, 为啥学校里, 不能像上数学课那样, 天天给孩子们上音乐美术舞蹈课呢?

绮冬总是收到亲友们类似的信息: 亲爱的, 刚才在新闻联播看到你的老公耶. 
她回复: 不看新闻联播, 看了头晕.

每次大型直播完毕, 绮冬蒙头大睡一场醒来, 恍若隔世. 两人忙忙乎乎的, 但愉悦并充实着, 我想, 这是因为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职业, 活在比金钱更美妙的体验之中的缘故.

春节, 表弟陪妻子在 Hair salon 做了近 4 个小时的头发, 然后一起坐高铁回长沙看望父母. 他的丈母娘十分疼爱他, 女婿给丈母娘拍的照片, 比女儿给妈妈拍的, 美得 …… 太多啦.

为啥突然写表弟呢? 其实一直想写, 无奈, 实在笔拙, 想写音乐家却写了音乐家的妻子, 想介绍室内乐却写了电视台演播厅, 也害怕自己按捺不住, 写他小时候的窘事, 有损音乐家的形象; 他们的爱猫小妖精, 倒是我博文的副首席麻豆.

姐的涂鸦, 无论是看得懂的深刻, 还是看不懂的肤浅, 他们都习以为常了.

表弟和妻子结婚 3 周年庆, 杂七杂八划拉几笔, 意思意思, 遥祝这对才华颜值杠杠的, 既文艺范儿又俗气的人儿, 幸福快乐.

 

<茉莉花>  钢琴, 小提琴, 大提琴 三重奏

海顿 F 大调第 17 号弦乐四重奏 (小夜曲) 第二乐章: 如歌的行板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韭菜说得对. 网络已是生活的一部分了.
山韭菜 发表评论于
有缘千里来相会,现代网络时代,网恋也是可以得到美满幸福滴!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东裕德' 的评论 : 东先生说得真好, 谢谢! : )
东裕德 发表评论于
一对才华横溢的艺术青年网上相识结成伉俪本身就是一曲美丽清雅的旋律!祝福他们…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路边的蒲公英' 的评论 : 谢谢蒲公英. 对呀, 急什么 : )

有三朵茉莉花, 一朵悠扬, 一朵洒脱, 一朵婉转, 您偏爱悠扬的那一朵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家宴' 的评论 : 谢谢家宴!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宝宝抱抱' 的评论 :

宝宝, 我猜, 在网上找伴侣的应该不少, 找到好的合适的应该不多.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谢谢 OA mm 的祝福.

不知何故, 我嗅到了茉莉花的淡雅幽香 : ))
路边的蒲公英 发表评论于
感觉茉莉花太快,急什么?应该悠扬些。
家宴 发表评论于
陶醉哦!
宝宝抱抱 发表评论于
原来这么优秀的人也会在网上找另一半,那个李彦洪也是在网上找到的太太,可能还不少呢
Once-always 发表评论于
真是一对璧人,从网上走到网下最浪漫的故事,祝福他们!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谢谢阿海.

嗯, 相爱的人最怕有情无缘, 虚拟的网络最怕经不起光照. 他俩有缘有情, 相见更缠绵, 双方家长都甚开明, 岂不皆大欢喜 : )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芝蘭芝蘭' 的评论 : 谢谢 芝蘭芝蘭.

是呀, 两人的 background 有点儿相似, 喜爱音乐, 都是海龟 : )
芝蘭芝蘭 发表评论于
一對壁人 .
哈瑞 发表评论于
网约结良缘,一对文艺界的才子佳人,可喜可贺!
铃兰听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qun0' 的评论 : 嗯, 谢谢. 群兄夏时制快乐.

当别人陷于无助, 需要你伸出手时, 那种被需要的感觉, 神圣;
当被任何形式的艺术滋润感动时, 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 离不开.
qun0 发表评论于
羡慕有才华的艺术人。铃兰的表弟和弟妹很出色啊。那档电视节目你露脸了吗?有link吗?
我觉得你很有艺术天赋,你还是别当医生了,去搞艺术吧,当个艺术总监什么的。喜欢你贴的这两首曲子。
铃兰夏时制节快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