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韩首尔游(3)似空未空的景福宫

云游四方,一路风尘。云烟人生若白驹过隙。随心所欲地涂鸦乃人生之梦。静心赏音乐练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种修炼。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为原创,本人保留著作权。禁止一切商业化转载及盗用行为。
打印 (被阅读 次)

南韩首尔游(3)似空未空的景福宫

快乐玉子

2018年11月15日星期四 
景福宫,昔日朝鲜皇帝生活和工作的地方。雕梁画栋宫殿庭阁见证了朝鲜帝王们的辉煌和败落。
景福宫门前有韩服出租店。租一套传统韩服十元,就可免费入宫。65岁老人买票减价百分之十。
身穿韩国传统服装袅袅婷婷的女子们拥在光化门前拍照。淡色短上衣配艳丽长裙,端庄雅气。不由让我想起韩国电视剧《大长今》女主角长今小姐。
景福宫看起来很像中国故宫的迷你板。中国的宫殿楼阁被依样画葫芦搬了过来,规模虽小五脏俱全。曾是中国臣藩国的朝鲜皇宫其奢侈华贵当然比不得故宫,普通的石栏石阶,岂能与故宫尊贵润亮的汉白玉雕相提并论。
南面的光化门乃景福宫五大宫门之首。石筑底座,木结构门楼古朴厚重。
沿中轴线笔直向前,穿过广场就是兴礼门。广场上,一架色彩鲜艳的硕大朝鲜鼓。有些游人等在广场,期待即将举办的守卫兵换岗仪式。
穿过兴礼门便见一座高大殿堂,古代朝鲜帝王举行重大庆典仪式的勤政殿。
拾阶而上,见殿堂正中红色座椅。皇帝的宝座,座位顶梁上方雕有二条金龙。宝殿屏风上的“日月五峰图”有点面熟,想起来了,一万元韩币的背景图案是她。
无论是勤政殿还是皇帝料理政务的思政殿,殿内装饰十分简朴。思政殿之规模犹如中国江南大户人家的厅堂,若不是宝座前那幅巨大龙画,看不出她凭何为尊贵的皇宫。
思政殿外,一座青铜仰釜日晷,仿七百年前古日晷而制。
锅形器皿内,悬几条长短不一的直线横线。别小看简单的日晷,古人们凭借太阳光影落在它上面的位置,判定时间和季节的变化。
再往前走就是康宁殿交泰殿慈庆殿和林林总总的殿宫。皇帝皇后和妃子们歇息的寝宫连成一片建筑群。

皇宫后院女人成堆之地。百千佳丽如笼中的鸟,悲剧喜剧乃笼中人自知,景福宫的女人书写的却是与众不同的故事。安居宫殿的明成皇后竟在景福宫坤宁阁内被日本人活活刺杀。
细读坤宁阁门前碑文。我揣摩,岁月能抚平韩国人与日本人剑拔弩张的仇意,却难以让他们忘却刻骨铭心的耻辱和伤痛。韩人格外懂得,唯自强不息才不被欺负。与国与家与个人,同一道理。
小学老师领一群孩子们坐在当年王妃居住交泰殿石阶上。小孩子也来听自己国家的故事。那些被战火毁灭的宫殿庭堂,那些被侵略者掠走的亭台楼阁,景福宫记录了朝鲜人太多的血和泪。南来北往的游人们或许只是看风景听故事,唯有韩人才心心念念感念和热爱这片热土。
徘徊于清一色的木建筑群,一路只见大方格叠小方格的木门木窗,皇门贵人的生活环境,如佛门寺院一般简单清静。
庆会楼和香远亭,座落在飘满黄叶的水边。古朴的亭台楼阁,更添宁静萧瑟之秋意。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景福宫的皇族人家已如黄鹤随风而逝。唯景福宫似空未空。她默默地告诉人们,承受太多不幸的朝鲜民族,骨子里有多么向往清净自然和平和的佛心。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