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生活学生时期…“我和五色梅”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的童年生活学生时期,记得60年那一年,60年正是困难时期,这一年是我读了八年的小学毕业,考完试后考虑到以后同学老师就很少再联络了,经大家商量不如弄点东西吃。困难时期那有东西可吃,成班同学商量后分为两批人,选择一批年龄大的去拦鱼捉鱼聚餐,叧一批体弱的和女生一起大扫除和布置课室。同学们兴高采烈从上午忙到下午。拦鱼那一批等到下午退潮后收获不少,鱼虾蟹及其它足有几十斤,老师同学高兴的大吃一顿,这是我八年小学生涯最高兴的一天。

小学毕业后我被神差鬼使考进刚设立两年的澳头中学,澳头中学初立两年一切从零开始,无校址、无课室、无宿舍、也无校长。借用澳头小学上课,晚上远地学生睡书桌,初时全校最高领导是教导主任,一年多后才从外地调来一位政治教导主任。初期的教导主任为人很好和褐可亲,家庭成分是地主,可惜在四清时,被在学校就读的儿子斗,隔天在学校附近树上上吊身亡。

我记得小学毕业没多久,澳头小学派了两位考上中学的学生到处送通知书,现在这位老同学很澳洲,去年还在香港见了面。我就这样被神差鬼使塞进第二届乙班。我们小学这一届50多个人,考进中学的正选一共有十二人,和一个后备,十二人之中有两人考进历史悠久好中学“淡水崇雅中学”,两人之中其中一人是我祠堂的地主仔,他姐姐也在“淡水崇雅中学”就读,我到香港后找过他姐姐,他姐姐也是偷渡到了香港,到香后嫁了一个国民党败将师长儿子。

除了两个入读“淡水崇雅中学”外,其它十人分到澳头中学,其中一人选择不读改由后备顶上。我们这一届和上一届一样,一级分甲乙两班,每班五十人。在我心目中甲比乙好,“甲乙丙丁”,甲班乙班是否以成绩分配我不知道。但不出我所料,乙班五十个人没几个是好学生,上课交头接耳,欺负老师、捉鱼照蟹,毁麦田,样样来,乙班人的确比甲班人捣蛋。

我的小学同学一起分到乙班的一位,家里种有几棵桃树,他把桃子带到学校被几个要好的食,吃剩下的桃核商量好,看老师面向黑板写字时,一、二、三、几个人的桃核向老师打去。“人无完人”有意推脫?,在离学校近的学生要回家住,所经之地一样遭殃,记得上学放学经由麦田过,不走田埂走麦田,把三塊麦田踩得乱七八漕,还来一把去一把,把还没成熟的三塊麦田的麦子一扫清光。麦子一边走一边生食,裤袋衣袋装得满满,带到学校吃。附近山头没有一处完整地,挖“硬饭头”土伏苓吃等等,这些都是乙班所为。

中学时期,经常要到生产队帮忙,那里缺人那里去,打台风怕木材被次走,同学一个二个跳进海,把一条条木材绑成一排和台风搏斗。水产站鱼太多也要学生帮忙,有一年剥皮鱼太多,剥皮鱼硬刺多一箩装不了几斤,由于规定一箩要装五十斤,所以叫学生帮忙穿上木屐放塊麻包站在上面踩,踩足五十斤为止。打台风抢收稻谷也叫去帮“割禾”,女生好点循规道矩一行一行割,男的像老鼠打洞,东割一点西割一点在玩。如果抢收不完台风快到就动员学生把稻谷踩倒,这样就损失少点。由于南方台风多记得有段时期引进泰国矮脚种,这种米不好吃。说米最好粘仔,齐眉无香味都比较差。

我和五色梅,又名臭花草,客家人叫“臭花粒”,“臭花粒”开花很好看,一朵小花五颜六色很好看,结子初期绿色一粒粒围成一团,成熟时黑色一小团,“臭花粒”那都有,田埂头、菜园边、到处都是,果子很好食“甜”。当年中学时我们乙班到东联帮忙,驻进当地一祠堂,男女各一屋,农村人最怕鬼,晚上睡祠堂不怕是假的,我们那里祠堂除了拜祖公外,死人也要抬进祠堂摆几天。虽说当年大力破旧立新,破除迷信,但睡祠堂还是怕怕。

说回“臭花粒”五色梅,其生长在路边或河边的草丛里,用鲜或干臭花草的茎和叶煲水作淋浴,最好用大盒来做淋浴。臭花草有:止痒治疥癞清湿毒的功效当年东联田埂边之多,东联帮耕时,同学们特别是男同学一边摘一边食,满口黑墨墨。农村可食东西可多了,除了遍地五色梅“臭花粒”,还有“叮咚仔”、“酸藤仔”等等。

记得在家时和香港老同学在妈廟河游水,专门到河边摘假菠萝“芦兹心”吃,就吃那点汁有点甜味。假菠萝“芦兹心”很像菠萝,成熟时聚在一起的子会分散,漂到那里就就地生长。“芦兹树”叶长长带刺的,小时候拿来做“豹虎”窝,捉几个“豹虎”看它们打斗挺好玩的。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